2019-08-23    15:15:27     歡迎來到冶金工業網,請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政策法規  >  鋼鐵行業迎來“大鋼企時代”
政策法規

鋼鐵行業迎來“大鋼企時代”

         關鍵字:大鋼企時代     發布時間:2019/6/11     來源:[互聯網]

近億噸級的鋼企巨無霸呼之欲出。

2019年6月2日,關于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寶武”)并購馬鋼(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馬鋼集團”)的“靴子”終于落地了。當天,馬鋼股份(600808.SH)發布晚間公告稱,中國寶武對馬鋼集團實施重組,安徽省國資委將馬鋼集團51%股權無償劃轉至中國寶武。

“中國寶武收購馬鋼集團之后,作為被控股公司,我們從省屬國有企業變成央企了,提升了抵御市場風險的能力,對我們來說是利好。”馬鋼股份方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中國寶武收購馬鋼集團之后,間接控制馬鋼股份45.54%的股份,成為馬鋼股份的間接控股股東。馬鋼股份的實控人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不過,直接股東保持不變,仍為馬鋼集團。

據了解,中國寶武并購馬鋼集團之后,資產規模將超過8000億元,未來粗鋼產能有望接近億噸。

對此,仝琳向記者表示,鋼企兼并重組是行業發展趨勢,通過近兩年市場化、法制化的手段已經化解了超過1億噸的落后產能,已經為鋼企兼并重組奠定了基礎。仝琳判斷未來鋼鐵企業將進入“大鋼企時代”,會形成十個左右的大鋼企,競逐國際市場。

并購后產能居世界第二

根據馬鋼股份公告,中國寶武對馬鋼集團實施重組,安徽省國資委將馬鋼集團51%股權無償劃轉至中國寶武。通過本次收購,中國寶武將直接持有馬鋼集團51%的股權,并通過馬鋼集團間接控制馬鋼股份45.54%的股份,并成為馬鋼股份的間接控股股東。

“收購馬鋼已經在業內傳了很長時間,這次是塵埃落定。”一位中國寶武管理層人士向記者表示,在寶鋼集團與武鋼集團合并之后,一份中國寶武發展規劃(2016~2021)的文件材料顯示,在2019~2021年間,中國寶武鋼鐵產能要提升至8000萬噸至1億噸。收購馬鋼集團之后,產能將超過8000萬噸,但是距離1億噸還有距離,也就是說不排除未來還會再并購一些產能。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寶武是由寶鋼集團與武鋼集團合并而來。在合并之前,即2015年,寶鋼集團的粗鋼產量為3493.8萬噸,僅次于河鋼集團,全國排名第二;武鋼集團產量為2577.6萬噸,全國排名第六。合并之后,中國寶武產量超過6071.4萬噸,緊追世界排名第一的安賽樂米塔爾,后者2015年粗鋼產量為9713.6萬噸。

中國寶武與馬鋼集團均屬于千萬噸級以上的大型鋼鐵集團。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寶武和馬鋼集團粗鋼產量分別為6742.94萬噸和1964.19萬噸,合計達到8707.13萬噸。這意味著在產能方面再進一步增量,就能與安賽樂米塔爾并駕齊驅。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9713.6萬噸的數據是安賽樂米塔爾2015年時的粗鋼產量,其近年來也曾出手并購鋼鐵產能。其中,距今最近的一起并購于2018年9月份,安賽樂米塔爾對埃莎鋼鐵的并購,前者將競標報價提高至4200億盧比(58.3億美元),該價格高于競爭對手俄羅斯VTB集團旗下Numetal公司3700億盧比(51.4億美元)的出價。據公開信息顯示,目前安賽樂米塔爾的鋼鐵產量為1.3億噸,約占世界鋼鐵產量10%。

“在鋼鐵行業,越大就越具有‘話語權’,也就越賺錢,例如中國寶武目前就是國內最賺錢的鋼鐵企業。”西北某大型鋼企負責人張強(化名)告訴記者,截至2018年底,中國寶武總產值為7118億元,凈資產為3608億元,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4398億元,實現凈利潤338億元,這是國內其他鋼企無法相比的。

“緊隨鋼鐵世界第一的安賽樂米塔爾,中國寶武與馬鋼合并不僅僅是鋼鐵產能得到提升,也增強了中國寶武國際競爭力,這也符合中央制定的要把央企做大做強的行動方針。”上述鋼企負責人如是表示。

或迎來兼并重組潮

兼并重組不僅僅是“大鋼企時代”的必經之路,也曾被認為是去產能的重要推手。

2016年,經國務院批準,寶鋼、武鋼實施聯合重組,新成立中國寶武,打造鋼鐵領域世界級的技術創新、產業投資和資本運營平臺,形成具有較強競爭力的超大型鋼鐵企業集團,現在看來寶鋼、武鋼之間的合并是成功的。

事實上,關于鋼企兼并重組曾被多次提及。早在2017年,國家發改委在煤炭去產能實施方案提出的時候,就有業內人士指出,鋼鐵行業的兼并重組力度或比煤炭行業更大。

根據《鋼鐵行業調整升級規劃(2016-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的要求,立足現有龍頭企業實施整合以及推動建設國家技術創新示范鋼鐵企業,支持以鋼鐵為主導產業的國家新型工業化示范基地建設。

另外,據2016年9月國務院發布,針對鋼鐵行業兼并重組的46號文件設定的總目標,2025年,鋼鐵產業產量的60%至70%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內,其中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家至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家至8家。

如果依照上述要求,目前8000萬噸級以上的僅有中國寶武,也就是說該級別的鋼企還差2到3家,因此,中國寶武擴圍只是一個開始。

相對于央企之間的合并,河北、江蘇、山西等多地曾相繼出臺鋼鐵行業發展相關規劃目標。其中,截至2020年,河北省鋼鐵企業將形成“2310”產業格局,包括2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3家地方實力企業,10家特色鋼企;江蘇積極形成“134”格局;山西計劃從目前的27家減少至10家;四川力爭建成影響力大、競爭力強的千萬噸級骨干鋼鐵集團,總產值達3500億元。

仝琳向記者表示,鋼鐵行業具有周期性,幾年來,隨著供給側改革政策紅利提振鋼材市場,使得鋼鐵企業負債大幅度下降,這為企業兼并重組提供了溫床,而《規劃》著力要求在“十三五”期間內完善鋼鐵布局調整格局以及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為企業兼并重組提供了契機。同時,市場機制作用下,從2016年開始,鋼鐵價格穩中向好,鋼鐵企業也借勢賺了個缽滿盆滿,這為鋼鐵行業兼并重組提供了強大的資金支持。

“曾經有很多人質疑過寶武合并,認為一旦市場發生變化,船大難掉頭,但是現在看來卻恰恰相反,寶武之間的合并是成功的,為國內鋼企合并提供了借鑒的樣本。”張強向記者表示,世界鋼鐵看中國,中國鋼鐵看合并,目前我國仍然是市場上最大的鋼鐵生產國,但是我國鋼鐵是大而不強。

張強解釋稱,之所以說大而不強,是因為我國鋼鐵在特鋼方面還有待于提升,例如航母等一些高端特鋼,目前的技術仍然是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少數國家掌握,我國的鋼鐵技術還有待于提升。其主要原因是我國鋼企大多只看重基礎建設對粗鋼的需求,忽視了對高端鋼材長期研發投入。

進入“大鋼企時代”之后,例如寶武之間的合并國內將誕生少數“巨無霸”鋼企,這些鋼企會對重組之前的鋼企重新進行定位,避免區域內之間的競爭。比如說,合并之后,有專門生產粗鋼的,有專門生產特鋼的,當然也有專門搞研發的,從而增強了國內鋼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張強認為,在鋼企行業不管是央企、國企或者是民營企業,兼并重組都是必經之路。


千炮捕鱼飞碟鱼 腾讯分分彩单双大小技巧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基本走势 河南快乐十分 幸运8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计算公式 彩票开奖30选5 彩票开奖信息查询下载 喜乐彩开奖号 正规竞彩app 象棋游戏 黑龙江时时网 广东快乐十分任3计划 如何选电脑配置 百度四川时时 福建快3开奖直播 内蒙古时时历史